新時代,新的數字供應鏈模型DCM已經來了!

[羅戈導讀]2019年9月17日,德勤和供應鏈管理協會宣布了一項合作,其中包括一種新模型,旨在幫助物流利益相關者應對各種與供應鏈相關的障礙(例如市場動蕩,數字混亂,以及轉移消費者的期望等)。新模型被命名為“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該產品旨在幫助轉變當今日益互聯和數字化世界的供應鏈管理,DCM是供應網絡(Supply Networks)與供應鏈運營參考模型(SCOR)的數字標準。

2019年9月17日,德勤和供應鏈管理協會宣布了一項合作,其中包括一種新模型,旨在幫助物流利益相關者應對各種與供應鏈相關的障礙(例如市場動蕩,數字混亂,以及轉移消費者的期望等)。新模型被命名為“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該產品旨在幫助轉變當今日益互聯和數字化世界的供應鏈管理,DCM是供應網絡(Supply Networks)與供應鏈運營參考模型(SCOR)的數字標準。

新時代,新的供應鏈模型DCM己經來了

下一代供應鏈模型:應對數字供應鏈挑戰

唐隆基博士

中國數字化學會特聘終身顧問及羅戈研究院副院長

廣州捷世通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戰略副總兼IT總監

湖南大學計算機信息工程學院兼職教授

2020/5/28 

供應鏈運營參考模型(SCOR)由供應鏈委員會(SCC)1996年制定,并被認可為世界上供應鏈管理的跨行業標準。隨著供應鏈的數字化變革席卷傳統的供應鏈,數字技術正在顛覆和革新舊的供應鏈模式,流程及管理,數字能力正在顛覆傳統的供應鏈運營管理參考模型——SCOR。

瞬息萬變的格局和不確定時世界使得復雜而緊密集成的供應網絡面臨著新的挑戰。傳統的SCOR模型已經不能模擬和管理動態、互連的系統,這些系統同時能夠實行計劃、執行和使能數字化的供應鏈。鑒于市場波動性和復雜性的增加,數字化的顛覆以及消費者期望的改變,傳統的供應鏈目標變得越來越難以實現。

自2017年發布 SCOR 12.0之后,德勤(Deloitte)和供應鏈管理協會(ASCM)合作,為供應網絡管理樹立新標準,并幫助企業和非營利組織更新和適應實踐,以提高效率,推動成果并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以創新方式提高績效。

2019年9月17日,德勤和供應鏈管理協會宣布了一項合作,其中包括一種新模型,旨在幫助物流利益相關者應對各種與供應鏈相關的障礙(例如市場動蕩,數字混亂,以及轉移消費者的期望等)。新模型被命名為“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該產品旨在幫助轉變當今日益互聯和數字化世界的供應鏈管理,DCM是供應網絡(Supply Networks)與供應鏈運營參考模型(SCOR)的數字標準。由于剛發布的DCM1.0還在持續更新中, SCOR作為一種將業務流程、績效指標、實踐和人員技能鏈接到一個統一的結構中的供應鏈框架,仍由ASCM在APICS名稱下運行。

期待己久的新的數字化供應鏈模型DCM終于來了!

本文旨在介紹和分析供應網絡變革趨勢,DCM1.0模型,如何利用DCM來變革傳統的供應鏈,以及構建新的供應鏈模型的旅程。 

1. 傳統的線性供應鏈轉型為數字化的供應網絡

德勤早于2016年就指出:傳統的線性供應鏈將轉型為數字化的供應網絡【1】,并定義了什么是數字供應網絡:

傳統上,供應鏈本質上是線性的,其設計、計劃、尋源、制造和交付的過程是離散的。但如今,許多供應鏈正在從固定的流程轉變為動態的、相互聯系的系統,該系統可以更輕松地融入生態系統合作伙伴,并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發展為更理想的狀態。從線性、順序的供應鏈運營到互連的開放式供應運營系統的這種轉變可以為公司未來的競爭奠定基礎。我們稱此互連的開放系統為數字供應網絡(DSN)。

【2】進一步指出:計算機內存和處理技術的巨大進步正在刺激企業家開發創新的新數字技術和能力,并迎來工業4.0(第四次工業革命)。顛覆性的技術,包括新的傳感器和人工智能(也稱為機器學習和認知計算),為物理和數字世界之間的分析和轉換創造了基礎,將傳統的線性供應鏈轉變為連接的、智能的、可擴展的、可定制的、靈活的數字供應網絡。

數字供應鏈管理現在包括從分布式數據、傳感器和連接資產中收集洞察力,通過先進的分析和數字解決方案推動可操作的改進。

德勤提供的數字供應網絡有助于公司和商業領袖利用這一機會,創造競爭優勢,并競爭取勝。圖1描繪了從傳統的線性供應鏈到數字供應網絡的轉變:傳統的線性供應鏈節點正在分布為一組動態網絡,從而顯著增加了兩者的差異和數字供應網絡將使供應鏈變成永遠在線的戰略優勢。

圖1:從線性供應鏈到數字供應網絡的轉變(來源: 德勤【2】)

圖1 的描繪可用中文簡單總結在下面的表中:

2. 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

為了將數字供應網絡模式編撰成可學習和采用的標準,德勤與供應鏈管理協會(ASCM)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這一合作產生了供應網絡數字能力模型(DCM),是一個幫助企業發展將供應鏈轉變為數字供應網絡能力的框架。

DCM的目標是通過調整傳統的筒倉式為協同式工作方式,并且利用數字能力以及建立綜合供應網絡的數據來提高組織的智能。

圖2:傳統供應鏈模型轉變為數字供應網絡模型(來源: 德勤【3】)

該模型是圍繞六種能力構建的,這些能力擴展了世界上最廣泛認可的傳統供應鏈模型,即供應鏈運作參考模型(SCOR)。如圖2左半部分所示,SCOR模型有六個元素【3】:計劃(Plan)、尋源(Source)、制造(Make)、交付(delivery)、退貨(Return)和使能(Enable)。DCM建立在傳統核心組件的基礎上,并超越了傳統核心組件,建立了構成DCM的六種數字能力:

  • 同步計劃(Synchronized planning)- 闡明了同步計劃在供應網絡中的作用

  • 智能供應(Intelligent supply) - 側重于將構建自動化和智能能力納入采購和采購職能

  • 智能運營(Smart operations)- 擴展了SCOR模型的制造元素,包括非傳統操作,通過采用數字和認知技術增強了制造元素

  • 動態履約(Dynamic fulfillment) - 注重訂單履約的靈活性和適應性,更好地將雙向能力(包括退貨方面)整合到供應網絡中

DCM還擴展了SCOR沒有的兩項功能:

  • 數字開發(Digital development) - 將產品設計和開發的要素納入模型

  • 連接客戶(Connected customer) - 將供應鏈深入到客戶世界,側重于收集實時反饋,并在整個供應網絡中使用這些信息

DCM是一個層次模型,它分為兩個能力層次和一個二級功能之間的相關節點的數字主線和其關聯的流程數字孿生。圖3中的圖2a是一級能力圖譜,它包括了上述的六個數字能力。每個一級能力又包含多個二級能力(如圖2b)。每個二級能力會與其它相關的二級能力連接而形成可視化的數字主線,這些主線對應某個供應鏈的流程(如圖2c)。顯然,DCM模型與傳統的SCOR在結構上完全不同。盡管某些流程是類似的,但是處理流程的技術完全不同,DCM是完全數字化的,而SCOR是傳統方式。

圖3:德勤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來源: 德勤【3】)

圖4是基于DCM的可視圖的中文德勤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思維導圖:

圖4:德勤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思維導圖(來源: 德勤& ASCM【4】) 

下表顯示了該模型的簡要文字描述:

2級功能之間的連接使得可以在整個DCM中跟蹤數字主線。數字主線是在多個級別1功能內或跨多個級別1功能的級別2功能的連接字符串,用于解決具體的業務問題(圖5)。數字主線提供了貫穿關系DCM的路徑,并提供流程端到端的數據流給數字流程孿生做分析,決策,和優化等價值創造工作。圖5演示了網絡模型如何應用于日常用例。

圖5:DCM數字主線示例(來源: 德勤【3】) 

圖5 中的DCM數字主線示例可用中文表示如下(見圖6):

圖6:DCM數字主線示例中文表示(來源: 德勤【3】)

3. 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原理

DCM模型將代表超越物理數字邊界的功能及其相互依賴性,該模型巧妙地應用數字主線和數字孿生建立這種物理和數字世界之間相互依賴性(見圖7)。其中數字主線提供了流程的各個節點系統的實時或分時的數據流,它不僅解決了流程中多系統信息孤島問題,而且使能數字孿生分析和優化產品及流程的功能。

此外該模型還包括突破傳統組織孤島并在數字時代具有競爭力所需的人員、流程和技術。 該模型將跨越供應鏈功能,以實現企業級的優化,并與客戶、供應商和內部設施協作來協調計劃和執行。它將詳細介紹如何顯式地利用從物聯網和傳感器到數據科學,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的應用的已建立和新興的數字支持,并闡明供應網絡計劃和執行功能。

圖7:數字技術和物理及數字的閉環(來源: ASCM【5】)

4. 如何利用DCM來變革傳統的供應鏈

過去的線性供應鏈越來越多地轉變為可以提供提高效率、創新和性能的數字供應網絡(DSN),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6】。但目前為止,對于試圖做出這種轉變的組織來說,指導的方式還很少。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是供應鏈管理協會(ASCM)和德勤(Deloitte )提供的新參考模型,可以幫助公司評估準備情況并深入了解在何處以及如何進行投資。

德勤(Deloitte)最近的一項調查中,有76%的受訪者表示,數據和分析對于今天實現其整體供應鏈戰略非常重要或最重要,而56%的企業每年花費500萬美元或更少的資金來構建這些功能。DCM的目標之一是幫助指導和優化此類工作。

傳統的供應鏈主要集中在四個順序管理流程上(計劃、尋源、制造和交付),通常以線性方式運作,貨物在供應鏈上下游流轉。1996年開發的“供應鏈運營參考”(SCOR)模型一直是該方法的教育和支持的標準來源,它將業務流程、績效指標,實踐和人員鏈接到用于供應鏈管理的分層框架中。

但是,SCOR并不是為數字時代或它帶來的所有顛覆而創建的。盡管經典模型仍然是供應鏈戰略的核心,但DCM的目標是幫助組織更新和適應數字世界的做法,創建動態,相互連接的系統,這些系統使用數字技術來同時進行計劃,執行和啟用數字供應鏈運營。

ASCM首席執行官Abe Eshkenazi說:“SCOR通過提供跨行業的通用定義,方法和流程來幫助標準化供應鏈流程的框架?!?/p>

 “現在我們處于數字時代,DCM擴展了SCOR,以幫助組織通過復雜,動態,相互連接的系統將新興技術應用于其供應鏈?!?/p>

【3】指出如果企業已準備好邁出數字供應鏈旅程的第一步,可借助DCM的解決方案構建一個連接和自動化的價值鏈的生態系統。圖8展示了數字化供應網絡轉型方法框架:

圖8:數字化供應網絡轉型方法框架(來源: 德勤【3】)

數字化供應網絡轉型方法框架【3】重點討論方法的計劃部分,該部分旨在幫助您回答有關供應鏈的五個戰略問題。接下來是一個綜合和試點階段,準備讓你釋放這些數字能力的價值。雖然數字供應網絡轉型的持續時間因組織而異,但通常戰略選擇級聯和路線圖合成可以在8-12周內完成。試點可以在類似的時間框架內釋放價值,而擴展主要取決于組織的廣度和復雜性。為您的優先路線圖提供堅實的基礎,德勤有一系列的加速器,以促進整個戰略選擇級的答案。

(1)我們的愿景/成功愿望是什么?

德勤的數字供應網絡實驗室幫助企業探索適合其戰略優先事項的可能藝術。通過為解決特定業務挑戰而量身定制的為期一到兩天的互動會議,打破障礙并加速取得有意義的結果。將行為科學,設計思維和策略融合在一起,可以幫助您解決最棘手的業務挑戰。

  • 專注并告知:專注于影響價值鏈的數字化轉型和顛覆性技術的細節。向您提供新的業務和數字化轉型策略以及試點的計劃。

  • 探索可能性的藝術:探索操作技術和信息技術(包括傳感器技術)之間集成的重要性。您將學習數據和技術架構與新用例的實現之間的關系。此外,您還將發現與數字化轉型目標相關的價值創造用例的選擇。

  • 設計前進的道路:通過優先考慮想法和業務需求來設計高層實施路線圖。您將回顧德勤數字化轉型經驗的案例研究,以幫助您制定策略。然后,德勤將幫助進行一次互動會議,在其中識別并記錄潛在的機會。最后,參加關于人和文化在變革成功中扮演的角色的討論。

(2)我們在哪里獲得對客戶重要的清晰視角?

團隊可使用德勤的“客戶之聲”(VoC)方法,以獲得對客戶重要的清晰視角。

通過VoC結果,結合從數字供應網絡實驗室學習,參與者定義了核心(一級)能力的愿景,并對其進行優先排序,以使主要能力得到最大關注。這確保了快速取勝的最大機會,為項目提供了財務刺激,因為組織正在建立真正轉型的動力。

(3)我們怎么贏?

德勤的數字準備調查有助于團隊確定公司目前在成為數字供應網絡方面的地位。德勤可以為指導會議提供便利,以評估各業務部門、地區和職能部門的數字化準備情況。

團隊確定了衡量指標和關鍵績效指標(KPI),這些指標和指標從交付績效、成本、效率和敏捷性方面定義了每個細分市場的成功。

(4)我們必須具備哪些能力?

德勤專有的能力成熟度模型以DCM為基礎,結合競爭性研究,幫助團隊評估高優先級的能力,并確定具有最大改進機會的領域。

(5)我們需要什么元素?

由于數字供應網絡在兩個方面不同于傳統的供應鏈,重點將是確定組織中的筒倉,并利用數字線程簡化流程集成,通過新開發的數字能力實現。

基于流程和系統集成的悠久歷史,德勤引入了專有技術支持框架,將DCM模型中的功能轉換為技術支持功能的詳細級別。這些功能可以通過封裝技術實現,加速軟件的選擇和實施,實現供應網絡的數字化。

(6)合成

在合成階段,戰略選擇級聯的答案將整合為高級別的倡議。轉換當前供應鏈以匹配未來狀態數字供應網絡模型的路線圖。通過深入了解組織變革的必要性(人員),結合計劃的過程和技術復雜性,確定優先順序。

將開發和試驗數字主線,以確定如何以數字方式實現一系列相互連接的能力,產生勢頭,并就數字供應網絡的價值達成共識。

(7)試點

德勤的方法論著眼于價值實現的時間,通過加速試驗來證明供應網絡能力的集成和數字化的價值,這一點將被打開。該團隊將利用數十年的深度供應鏈經驗,帶來一套全面的工具和加速器,幫助組織向數字化供應網絡過渡的每個階段。

(8)規模擴張

德勤的工具和方法將利用價值導向型試點所產生的勢頭,實現快速擴張,從而加快投資回報。

德勤還給出了以下的建議:

(1)數字準備評估。進行10分鐘的評估,以了解如何衡量組織的數字就緒能力。(https://dcm.ascm.org/survey/)

(2)ASCM轉型學習計劃:采用行之有效的學習方法,加速您關鍵的供應鏈計劃。通過為期12周的計劃(分為五個階段)來指導領導者,從而建立組織能力。(https://www.ascm.org/learning-development/supply-chain-learning-center/)

  1. 參與:與團隊合作,評估對供應鏈改善的需求并獲得高層贊助

  2. 定義:捕獲戰略業務重點,定義業務目標并設置評估范圍

  3. 分析:實施SCOR mark,診斷根本原因,建議改進,評估價值主張

  4. 計劃:計劃改進計劃的組合,并確定價值主張與戰略重點

  5. 啟動:確認價值主張,贊助和資源,并啟動實施項目

5. 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發展計劃

2017年APICS發布了SCOR的12.0, 本文作者注意到這個版本與前面所有版本的顯箸的差別是,它第一次把數字化供應鏈和新興的數字技術,如3D打印、區塊鏈、物聯網、數據分析等寫進了這個標準的實踐篇,但其它部分沒有根本變化。本文作者在【7】指出了這一發展趨勢。并指出APICS仍將更新SCOR 12.0,對數字化與供應鏈運營進行更深入的闡述,大家可繼續關注。

【8】指出2018年10月美國運營管理協會(APICS)芝加哥年會上,APICS和德勤宣布正在聯手構建新一代的數字化SCOR模型-數字化供應鏈網絡模型,在初步設想的模型中,傳統的供應鏈節點如“計劃”“采購”“生產”“交付”依然存在,但和原先線性關系不同,科技發展讓每個節點可有可能與其他節點連接,呈現數字化供應鏈網絡(DSN)。

2018年11月6日APICS副總裁Peter Bolstorff在【5】中指出:

(1)SCOR的生命周期:1996年至2023年

(2)新模型發展時間線和方案(見圖9):

圖9:DCM數字主線示例中文表示(來源: ASCM【5】)

  • 德勤和協同合作伙伴定義下一代適應數字時代的供應鏈流程模型

  • 德勤將在5年之內完成模型的構建,并送交APICS進行管理和維護,這樣能使此模型的演化能緊跟迅速發展的數字技術

  • APICS將定期促進成員在數字供應網絡模型開發中的協作

2019年9月發布的DCM1.0就是這個新模型的第一個里程碑。我們將期待2023年一個完整的數字化的SCOR版本最終DCM將面世,并為供應鏈的數字化變革大放異彩。

6. 總結

本文以下幾方面介紹和分析了應對數字供應鏈挑戰的下一代供應鏈模型DCM1.0: 

?    傳統的線性供應鏈正在轉型為數字化的供應網絡

?    2019年9月發布的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DCM)1.0

?    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原理

?    如何利用DCM來變革傳統的供應鏈

?    供應網絡的數字能力模型的發展計劃

 - 完 -

參考文獻:

【1】Adam Mussomeli,Doug Gish,和Stephen Laaper,The rise of the digital supply network,Deloitte,2016-12-01

【2】德勤,數字供應網絡將您的供應鏈變成永遠在線的戰略優勢,https://www2.deloitte.com/us/en/pages/operations/solutions/digital-supply-networks.html, 2020

【3】德勤,Deloitte’s Digital Capabilities Model for Supply Networks,2020

【4】ASCM,Digital Capabilities Model for Supply Networks, http://dcm.ascm.org, 2019年

【5】Peter Bolstorff,Digital Edition Development,presentation,ASCM,2018/11/06

【6】羅戈研究院&京東,《數字化供應鏈綜合研究報告》,羅戈研究院,唐隆基博士主導編寫, 2018年8月

【7】唐隆基, SCOR 12.0對比11.0:你需要關注的現代供應鏈運營參考模型,羅戈研究,2018-10-22

【8】龔進,從宇宙大爆炸看下一代數字化供應鏈模型,羅戈研究, 2019-01-03

凡來源為羅戈網的內容,其版權均屬羅戈(深圳)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羅戈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更多深度報道,請關注“物流沙龍”微信公眾號
上一篇:浙江海港集團50億入股上港集團盛東公司 共同推進小洋山港區開發丨港口圈
羅戈訂閱
周報、半月報、免費月報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謝您的打賞

相關文章

蘇寧物流加速“開放”

2020-05-30

供應鏈管理的一二三四五

2020-05-30

HighJump 即將更名為 Korber Supply Chain

2020-05-30

卡車自動駕駛編隊行駛研究報告

2020-05-30

叮咚買菜直聘高級品類運營(蘇州)

2020-05-30

誼品生鮮、叮咚買菜、樸樸超市背后的硬核實力之戰——供應鏈能力和數字化升級

2020-05-30
活動/直播 更多

2020“宅經濟”影響下的中國生鮮農產品供應鏈 線上研討會

  • 時間:2020-06-12 ~ 2020-06-12
  • 主辦方:中歐商學院、羅戈網
報告 更多

2020-05物流行業簡報-個人版

  • 作者:羅戈研究

¥:9.9元

海南飞鱼彩票技巧